联系电话:4000-565-626

当前位置: 越视界> 新闻资讯 > 传化慈善基金会:用专业化来做公益

关注越视界

传化慈善基金会:用专业化来做公益

2018/12/28 00:00

两年前的深秋,2016年10月15日,中国著名的民营企业传化集团举办了自己的30年“大庆”。庆典的主题颇有韵味,叫“传化集团新30年发展报告会”,在当天,徐冠巨对外宣布,将捐出总价值30亿的现金和有价证券,成立传化慈善基金会。

1


  传化慈善基金会成立

  徐冠巨曾是非公企业家出任省级工商联掌门的第一人,也是首位当选省级政协副主席的非公企业代表。在他的履历中,创造过许多的“第一”,因此,他所做的事情总是让外界格外瞩目。这一次,徐冠巨是要做什么呢?

  2017年,这30亿的巨额捐款掀开了“面纱”。

  当年5月18日,作为非公募基金会,“传化慈善基金会”正式面世。原中国青少年基金会秘书长、知名公益品牌“希望工程”的缔造者、业界知名的公益人士涂猛被徐冠巨“挖来”,担当基金会的常任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这一年的7月,传化慈善基金会启动了首个公益产品“传化·安心驿站”。该项目是中国6000多家基金会中,首个服务于3000万卡车司机的公益产品。

1


  传化安心驿站启动仪式现场

  按照公益品牌的成长逻辑,一个项目从创立到具备口碑,通常最短的期限也要三年。然而,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十五届)中国慈善晚宴上,“传化·安心驿站”项目就被评为了“年度十大慈善项目”,并被安排在首位以七分钟的视频短片亮相。

  如果说上榜“中国慈善榜”是代表了一种行业界的肯定;那么,不久前民政部在浙江走访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基金会,包括马云公益基金会、娃哈哈慈善基金会、吉利汽车基金会、九阳希望基金、万科公益基金会以及传化慈善基金会,最后认定“传化·安心驿站”是其中最棒的项目,就是一种来自政府的认可了。这种美誉度和关注度同样来自学界,以及媒体。

  人们说,徐冠巨究竟还是“徐冠巨”……

  心态 从容地做公益

  现任传化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涂猛是一位老公益人,在来此之前,他在体制内身居要职——1992年加入中国青基会,此后,从2004年到2016年的12年间,一直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任秘书长。时报记者在专访涂猛时,发现他对公益平台能不能真正地做事、有多大的空间去做事有一套自己的视角。

  在以往的平台上,涂猛不得不解决两个市场的关系,即受益人的市场和捐赠人的市场,这两个市场需要做到平衡。这样的模式,难免有时要束手束脚。相比之下,传化慈善基金会是一家非公募基金,捐赠的来源全部来自传化集团,这让他不必为捐赠分心。

  更为重要的是传化集团的态度,是放手让基金会完全按照公益的逻辑去运转,企业跟着公益走,同时,企业对公益事业不过问。

  “从成立到目前,传化慈善基金会已经算是两个财务年度,每年都是基金会秘书处根据自己的计划做预算,上报基金会理事会批准,传化集团直接把钱打到基金会账户。”涂猛说,在这样的运转模式之下,基金会团队不仅不用为捐赠从哪里来操心,而且有了一种从容做事的氛围,使得团队可以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受益人身上。

  公益,与政治和市场的功效不同。衡量公益行为时,有一个词叫做“公益价值链的衍生”,理想的公益价值链的衍生是有着陶冶人性、启迪心灵的社会功效的,与此相反,做得不够深入就会发生一些很不理想的情况,比如,出现受益人不知道谁是捐赠者的状况。

  “公益事业的最高境界是人跟人的心灵要有对话,陌生人通过公益项目,把心打开,互相要对视、抚慰、支持。这种见人心的事业,需要有从容做事的环境,而传化慈善基金会就是提供了这样一种从容的环境。” 涂猛看来,在公益实践中,这种“从容”更让公益行为能够尽力地去配置资源和能力,在受益人需求的层面下,扩大了公益产品和服务覆盖的广度和深度。

  思路 专业化的逻辑

  自传化慈善基金会成立以来,实施了“传化·善源社区”、“传化·安心驿站”和“传化·安心卫生室”三个项目,构建起了三足鼎立的公益品牌格局。每一个项目都设置了第三方评估,专业的研究团队要对项目持续跟踪三年,在每年度要出具一份评估报告,主要针对项目的目标、策略等是否符合项目的预期,涂猛的团队会根据此在新的年度进行调整。


  作为项目的负责人之一杨传生告诉时报记者,“传化·安心卫生室”是传化集团响应国家精准扶贫而落地的项目。在今年4月25日启动,从2018年起的三年内,传化慈善基金会将在全国深度贫困地区实施“传化健康扶贫行动”,资助2亿元,帮助1000个行政村各援建一所“传化·安心卫生室”。



  传化集团董事长、传化慈善基金会名誉会长徐冠巨等在江西调研、听取 “传化·安心卫生室”的建设规划

  这个项目的初衷是服务深度贫困地区老百姓的医疗健康,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如何进行,涂猛说,他们计划按照公益的逻辑做标准,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引入知名专家进入这些地区,一方面为老乡看病,另一方面培训村医,并为贫困地区的赤脚医生做一些常见病诊治手册和规范。

  就在时报记者专访基金会时,第三方的评估团队正在对“传化·安心卫生室”项目进行入户调查,最终,将通过过程评估和绩效评估来对项目进行专业化的评定,带队负责评估的是中国著名的反贫困专家李小云。

  负责对“传化·安心驿站”项目进行评估的是公域合力创始人冯利博士的非营利组织。对公益的理解,冯利与涂猛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在她看来:“公益不是单向的施予,更是激发人们热爱生活,传递公益精神,创造奇迹的‘魔杖’。”在今年的中秋节前夕,冯利刚刚结束了这一年度的对“传化·安心驿站”项目的过程跟踪,在期间,她带领的专业团队不断地对涂猛的项目团队和受益人卡车群体进行深度访谈,以求得到最细微的体察。

  他们的评估报告会在12月产生,但是,冯利打算现在让涂猛提前做些小调整,正在考虑是否为基金会的团队提供一次由老公益或社工专家的心里督导或缓解压力的交流或培训,激发团队的工作热情和激情。因为他们评估团队在跟踪中发现,安心驿站项目团队除了对项目成就非常满意外,普遍反映工作忙碌,特别是在工作中不被卡车司机理解,甚至被埋怨。

  “评估是保证公益事业专业化运转的重要结构。”涂猛以一位老公益人的视角看来,传化慈善基金会的结构设置,最直接地呈现了传化集团成立基金会的初心,即按照公益的逻辑专业化地做慈善。

  记者了解,传化慈善基金会的治理结构包括理事会和秘书处两个层面。

  理事会采取混合治理结构,由传化集团一位副总兼职理事长、党委副书记,日常治理由七个副理事长掌握话语权。七位副理事长中,除了三个传化集团的人员之外,另外四个理事长都是外部请来的专业人士,涂猛担任常任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外,还包括两位知名学者和一位公益媒体人。

  “一个项目能不能运作,秘书处只需要报基金会理事会讨论,如果讨论通过,直接跟传化集团签订捐赠协议。”涂猛说,这些外部人在基金会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这也保证了传化慈善基金会的专业化。

0


  作为项目团队的秘书处,财务托管给第三方公司,员工全部是有社会科学背景、或者公益实践背景的新招人员。在每一年度的年底,也会有第三方审计来对项目团队进行专业的审计。

  标准 见人见物见成效

  通常来讲,基金会的发展战略有两条路子,一条是机构品牌战略,另外一条路子是产品品牌战略。传化慈善基金会选择走产品品牌的发展战略。

  如何走产品品牌战略?涂猛上任后,确定了许多标准和规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是,未来传化慈善基金会要启动的所有公益产品,都必须“见人见物见成效”。

  对于传化集团而言,传化慈善基金会是对以往慈善事业的一次升华,而非彻底割裂。“传化·善源社区”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基金会对传化集团传统捐赠行为的一次专业化升级。作为一家有着三十几年成长经历的民营企业家,从成立伊始,传化集团就坚持每年捐赠社会,但是,从公益事业的专业性角度而言,存在的问题是一直没有产品,公益事业缺乏组织化和专业化。

  传化慈善基金会设立“村级养老”基金,资助宁新村750余位老人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次专业化的升级首先便是确立规则。

  按照传化慈善基金会确定的准则之一,所有的项目要标准清晰,“善缘社区”不管是助学,还是助医、还是帮困;资助的是谁,老人、病人、还是学生;资助的是什么,修公路、还是盖房子等等,要“见人见物见成效”。

  “这完全改变了传化集团传统的捐赠状况。”正如涂猛所言。

  而这一过程中,伴随着一项更为重大的改变是,原先传化集团是作为捐赠人直接捐赠,在成立基金会之后,传化集团成为了传化慈善基金会的唯一捐赠人,任何捐赠必须通过基金会以受赠人的身份进行产品化、专业化,然后再抵达受益人。

  如此,不仅把传统的捐赠行为升级了,而且完全改变了企业的公益模式。

  项目以受益人需求为导向

  目前,“传化·安心驿站”项目是被公益行业高度关注的一个项目。在时报记者观察,可以说,这个项目也最大化地呈现了传化慈善基金会的创新。在“传化·安心驿站”项目落地之前,作为秘书长的涂猛曾亲自四次跟车,跨度100多个小时,覆盖5000多公里。

  发起这一项目的最初想法,是徐冠巨在发展物流行业时关注到了这个群体的艰难。涂猛入主团队后,没有经意就启动项目,而是经历了长时间的专业化的需求调查,结果是他用“吓一跳”来形容调查的结论。

  路上遇到的情况让他这位老公益人吃惊不已,目前,全国货运总量76%是由卡车承担,我国卡车司机的数量已超过3000万人,其中80%以上已经成家,成家的人中过半数拥有两个孩子,按照社会学的计算方法,卡车司机群体覆盖1.5亿人。然而,他们的生活状况却令人堪忧。

  “他们是经济链条当中议价能力最弱的一环,装货卸货都要受制于人。经济下行、活难找,门槛低、恶性竞争严重。他们被污名化,称为马路杀手,可很多卡车司机是给车买保险,自己却没有保险。车买的时候是国三标准,车贷还没有还完,国家突然提高到了国五……这与这一群体的贡献完全不对等。”涂猛看来,这是完全被忽视的一个群体。

  卡车司机群体需要公益的关注,可是,怎么关注呢?按照传化慈善基金会确立的原则,公益项目以受益人的需求为导向。

  涂猛在一次次跟车中发现,这些卡车司机完全是“原子化的劳动者”,高分散、高流动是他们的职业特点,但他们也不完全是散兵游勇,而在一定程度上的组织化,常常是基于老乡,或者跑同一条线路等等共性,建立QQ群和微信群。

  他们慢慢发现,这些“群”除了平时聊天解闷,还有一个重要功能是互助,他们在路上,车坏了是不敢打救援电话的,往往就是在这些群里求助。

  ……

  基于实地走访中发现的细小信息,他们团队开发了“传化·安心驿站”公益产品的结构功能,包括组织、互动、支持三个系统。

  创新 放飞一批公益天使

  可以说,“传化·安心驿站”每一个系统的构建都充满了创新。

  涂猛介绍,第一层面上,传化慈善基金会的团队构建了组织系统。首先,他们基于卡车司机的自身特点,以“互联网+社区运营”的手段,将卡车司机中的公益领袖和互助骨干以驿站为单元组织了起来。卡车司机担任驿站长或者成为好站友可以获得精神和物质激励,以此鼓励支持他们为遭遇特别困难的卡车司机发起互助。

  紧接着,他们开发了“传化·安心驿站”线上社区APP,提供包括聊天交友、在线问答、在线互助、道路救援、法律援助等方面的功能和服务,同时,这一平台动员驿站长和好站友参与公益志愿行动,成长成为民间公益的重要力量。

  之后,制定了激励与约束相统一的运转规则。涂猛更愿意将此称为“赋能行动”,在规则允许之下,驿站长们承担起了自治管理驿站的职能,涂猛甚至引进了“罗伯特议事规则”,就如何组织线上会议、如何寻找议题等等进行了总结归纳,对驿站长们的能力进行培训,这种赋能行动让驿站得以更好地运转,更为这支队伍成长为民间公益力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个层面,他们构建了“传化·安心驿站”的互助系统。

  一名卡车司机如果成长为“驿站长”,每年可以获得由传化慈善基金会提供的两万元的公益基金,以及一份百万元的保险,保单范围囊括了他的配偶、孩子,覆盖了交通、医疗、房屋等等方方面面。卡车司机如果成为“好站友”,每人可以获得一份十万元的保险,这其中20%的优秀好站友又可以获得百万保险的奖励。与此同时,在APP平台上,每个月针对卡车司机们还有各种各样各具特色的激励机制,包括定制服装、特制车贴、百花奖章以及评定司机们在虚拟社区的级别、荣誉等等。

0


  招募驿站长

  而如何成为驿站长、如何成为好站友、如何获得级别奖励,考核的标准就是司机们自助和互助的公益能力。在线上,如果一位卡车司机遭遇车祸、瘫痪等等家庭困难,站友们可以为他发起筹款,在通过“轻松筹”以及站友捐款筹得款项的基础上,传化慈善基金会将给予不低于百分之十的公益基金救助。

  卡车司机们对“传化·安心驿站”表现出了高涨的参与性。以公益互助为核心,卡车司机们在安心驿站APP平台上互动活跃,社区发帖12万余条,评论127万余条,8大活动互动人次高达259万余。累计11893次线上求助,帮助次数达164万余,线下现场救助2500余人次,帮助解决率达77%。

  第三个层面,他们构建了驿站的社会支持系统。目前囊括了7个内容:媒体关注、研究出版、社会服务、互助定制、法律服务、道路救援和项目检测。

  今年4月10日,著名社会学家、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原代表传化慈善基金会公益研究院发布了《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卡车司机的群体特征与劳动过程》(以下简称蓝皮书)。作为“传化·安心驿站”结构功能重要组成部分,蓝皮书全面地勾勒了我国卡车司机群体基本的人口社会学特征,并在分析了其劳动过程的基本特点的基础上,还总结了影响和制约卡车司机群体工作的制度背景,并且面对卡车司机群体所面临的若干主要问题,提出了具体可行的对策建议。

  “公益不仅要自助,还要做社会倡导的功能,要在整个社会有价值输出,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请来沈原老师做蓝皮书的原因。”涂猛说,传化董事长徐冠巨几年来的人大提案都是关于卡车司机的,他们还通过媒体以及民政部门、交通部、总工会等等相关部门不断反映卡车司机的生存状况,推动这一群体生存环境的改变。

  涂猛说,他们的愿景是,三年内,放飞一批在路上的公益天使,打造一个在线上的公益品牌,要呈现一个社会治理的成功案例。

  延伸对社会治理的有益探索

  驿站组织如何良性运转,他们在不断地研究摸索中。

  眼下,涂猛的团队在“驿站”中新成立了七个咨询小组,负责专门对规则进行研究,包括资格审查小组、互助小组、卡嫂小组、文化建设小组等等,每一个重要功能对应一个小组,对驿站如何建设发表意见。这一方面是,他们试图通过游戏规则的细化,来使驿站的运转更加成熟;另一方面,更长远的规划是,随着安心驿站的扩大,这些接受了专业化训练的小组成员们,之后都将成为领导梯队,成为赋能导师。

  涂猛看来,通过投入激励、互助与自助、志愿行动等公益元素,释放卡车司机们的公益能力,这样的运营模式让公益的价值链得以延伸,在受益人需求的层面上扩大了覆盖的广度和服务的深度,实现了更多的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交互。

  “今年的寿光水灾需要运输物资时,我们的驿站长们自发组织起了救援行动,把大车换成了自家的私家车,贴上驿站的车贴,将物资送进千家万户。”涂猛非常骄傲地告诉记者,还有今年的高考时期,从河南到甘肃,驿站的卡车司机们自觉发起志愿者行动,不开大货车,自家车贴上“传化·安心驿站”车贴,送孩子们参加高考,“他们还跟当地的医院和警察联系,不仅互助,还参加社会治理”。

  传化安心驿站爱心救援车队

  记者了解,“传化·安心驿站”自2017年7月17日试运行以来,已组建安心驿站354个,360名优秀卡车司机成为驿站长,一万四千余名卡车司机成为好站友。在2018 年,传化慈善基金会计划将安心驿站的规模提升至400 个以上,覆盖卡车司机25000 人。未来三年,传化慈善基金会将为“传化·安心驿站”项目投入不低于1 亿元。

  可以预见的是,这不仅仅是孵化了一个公益项目,更是对现代公益组织参与社会治理提供了有益的探索。


— THE END —

标签:

相关推荐:
传化慈善基金会:用专业化来做公益